<rt id="yp3k8"><rt id="yp3k8"><delect id="yp3k8"></delect></rt></rt><rt id="yp3k8"><rt id="yp3k8"><delect id="yp3k8"></delect></rt></rt><noframes id="yp3k8"><noframes id="yp3k8"><noframes id="yp3k8"><rt id="yp3k8"></rt><rt id="yp3k8"></rt><rt id="yp3k8"></rt><rt id="yp3k8"></rt><rt id="yp3k8"></rt> <noframes id="yp3k8"><noframes id="yp3k8"><rt id="yp3k8"></rt><noframes id="yp3k8"><rt id="yp3k8"></rt><noframes id="yp3k8"><delect id="yp3k8"></delect><noframes id="yp3k8"><noframes id="yp3k8"><rt id="yp3k8"></rt><rt id="yp3k8"></rt><noframes id="yp3k8"><rt id="yp3k8"><delect id="yp3k8"></delect></rt><noframes id="yp3k8"><noframes id="yp3k8"><rt id="yp3k8"></rt><noframes id="yp3k8"><rt id="yp3k8"><delect id="yp3k8"></delect></rt> <bdo id="yp3k8"></bdo><rt id="yp3k8"></rt><noframes id="yp3k8"><rt id="yp3k8"></rt><noframes id="yp3k8"><rt id="yp3k8"></rt><rt id="yp3k8"></rt><noframes id="yp3k8"><noframes id="yp3k8"><rt id="yp3k8"></rt><rt id="yp3k8"></rt><noframes id="yp3k8"><noframes id="yp3k8"><rt id="yp3k8"></rt><rt id="yp3k8"></rt><rt id="yp3k8"></rt><rt id="yp3k8"></rt>
當前位置:首頁>行業資訊>企業專訪>資訊內容

怎么是“能源貧困” 德國能源轉型有沒有加重居民負擔?

發布日期:2018-07-23 來源: 國際能源小數據 查看次數: 5559 

核心提示:美國《理性》雜志刊登署名文章,題目旗幟鮮明:Renewable Energy Mandates Are Making Poor People Poorer。以德國能源轉型為例,2000年以來德國居民電價翻了一番,目前德國居民電價平均約為36美分/千瓦時,其中30是可再生能源附加費和生態稅。在英國,10年以來居民電價增長27,目前電費達到22美分/千瓦時,其中10為能源與環境政策相關的附加費。

  美國《理性》雜志刊登署名文章,題目旗幟鮮明:Renewable Energy Mandates Are Making Poor People Poorer。以德國能源轉型為例,2000年以來德國居民電價翻了一番,目前德國居民電價平均約為36美分/千瓦時,其中30%是可再生能源附加費和生態稅。在英國,10年以來居民電價增長27%,目前電費達到22美分/千瓦時,其中10%為能源與環境政策相關的附加費。相比之下,自2005年以來美國居民電價一直在13美分/千瓦時左右。

  如果把居民能源開支占收入比例超過10%定義為“能源貧困”,英國能源貧困“達標”的居民從2003年代6%增至2015年的20%。在德國,能源貧困戶的比例在1998年為7.5%,2013年已增至22%。

網友評論

共有0條評論
馬上注冊

熱門資訊

50岁丰满女人裸体毛茸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