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公司相册

一定发APP官网

公司相册

166番外四

时间:2015-11-27 19:12:40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 

  许秀秀小学毕业就辍学了,在他们村还有学都没上过的,所以初中毕业的许昕华在他们那儿算文凭高的,许秀秀不太懂法,听到“高学历”的同伴这么说,也被吓了一跳:“这么严重啊?”

  许娅筠现在的目的是引起许秀秀对曾祥的猜疑,只有让许秀秀发现曾祥人品有问题,可能不会那么好心的带她们去赚钱,许秀秀才有可能配合她的行动,因此她又问道:“你能确定他们关系不正常吗?”

  许秀秀想了想,又说了一件事,“我下午看到翠翠一直在摸她的手腕,才发现她戴了个银镯子……会不会是祥子哥送的?”

  许娅筠知道许秀秀还是对曾祥抱有幻想,毕竟她们会跟着曾祥出来,等于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了,自然不会轻易对他产生怀疑,于是故意道:“咱们又没瞧见,说不定是翠翠她家里给的呢?”

  许秀秀想也不想的摇头,“她家有钱给买镯子,怎么不给她做身新衣裳?咱们俩出远门穿的可都是新衣裳。”

  许娅筠于是看了看秀秀的碎花袄子,又低头看了看她自己的“新衣裳”,违心的附和道:“是啊,翠翠也太不讲究了,出门都不穿好一点。”

  “听说他们家穷得快揭不开锅了,哪有钱做新衣裳?”许秀秀也不傻,很快得出了结论,“我看那镯子就是祥子哥给的!”

  “我娘也跟我说过。”许秀秀年纪也不小了,要不是这两年陆续有年轻人外出打工,她这个年纪都可以嫁人了,家里该教的自然会教,“真没看出来祥子哥居然是那种人,翠翠也真是……”

  “翠翠说不定也是被他给骗了。”许娅筠不介意往曾祥身上泼点脏水,看到许秀秀颇为赞同的神色,趁热打铁问,“那咱们还跟他去干服务员吗?”

  许娅筠蹙了蹙眉,她这才想起来,为了这趟远行,许昕华的父母已经掏空了家底,还找亲戚借了些钱,才凑够一百块钱,给许昕华带着当生活费。

  原本许家不算富裕,也不至于这么艰难,只是许家要娶媳妇,许昕华上面两个哥哥只相差一岁半,都二十好几了没结婚,许大哥比较挑,可能是从小对着如花似玉的妹妹,让他的眼光也变高了,一般的女孩子他都瞧不上。

  可惜这个年代贫富差距还没有拉开,教育也没有全面普及,在他们老家那种地方,女孩子有一张漂亮的脸蛋,那就是绝对优势了,农村的姑娘往乡镇嫁,乡镇的漂亮女孩往城里挤,就像许昕华是个远近闻名的美人,来她家提亲的从乡干部到家境不错的城里小伙都有,许大哥这条件还真有点难找,于是就耽搁到现在。

  许二哥倒是有个看上眼的女朋友,在隔壁村,两家条件差不多,随时都可以结婚,只是农村还讲究长幼为序,许二哥也不能赶在他大哥前头。

  等许大哥好不容易瞧中了一家姑娘,订了亲,许二哥也等不及了,两兄弟前后相差一个月办的喜酒,许家父母攒了半辈子的积蓄,两场婚礼就没了。

  这也是常见的事,在现在的人们看来,一辈子的奔头,就是给儿子娶媳妇,然后等着抱孙子了,许家父母不用欠外债就完成了此等“壮举”,在邻里乡亲看来还算是能干的。

  现在许娅筠变成许昕华,带着老两口的棺材本出了远门,这会儿买张回程车票至少二三十,她总不能花了这么多钱,却一分都不赚的就跑回村里,就算老两口不怪罪,原本对她出来打工一事颇有微词的大嫂怕也不会甘休。

  原本许昕华受惯了追捧,也不觉得被介绍对象有什么烦恼,她眼光高,家里对她也纵容,瞧不上眼的也不会勉强她。

  哪知道她大哥千挑万选的媳妇,一怀上后就不见外了。许大嫂大概是觉得自己刚进门就怀孕,在这个家里就有了话语权,公婆把小姑养得细皮嫩肉,没少糟蹋好东西,现在她进了门,当然有责任帮小姑张罗婚事。

  许大嫂可不像许家父母,万事随着闺女,她只看男方家底不考虑其他,只要有钱,给的彩礼高,什么歪瓜裂枣都说好。

  许昕华被哄了几次就知道好歹,开始不耐烦。偏偏她大嫂肚子里揣着许家的长孙,连许家父母都得哄着这个功臣,许昕华也惹不起,干脆躲了出来。

  许秀秀的情况也差不多,各有各的难处,许秀秀只能劝着她放宽心:“咱们只是去做工,又不跟祥子哥处对象,管他是什么样的人呢?”

  许秀秀吓了一跳,想也不想的摇头:“这可不成,万一丢了咋办?而且咱们在羊城也没有一个认识的人,怎么去做工……”

  在他们那儿,南下打工还是件新鲜事,都是叫熟人带着,没听说过自己还能找到工作的,所以许秀秀才会这么反对。

  而许娅筠经历过毕业求职季,对于找工作早有心得,再说这个时候正是打工热潮,一线城市正在高速发展时期,稀缺劳动力,不可能会找不到工作。

  可惜这话不能直接对许秀秀说,许娅筠只能皱眉道:“咱们自己去找工作,总比被人卖了还帮她数钱好吧。那曾祥都不是啥好人,你相信他对咱们安了好心?”

  许秀秀已经对曾祥产生了怀疑,本来他们就不是一个村子,也不太熟,没啥情分可言,曾祥如果是个热心肠的人,还可以相信他是出于好意,可现在知道他是这么个人品,许秀秀也不敢确定了,不由问道:“你说他图啥呢?”

  “要是图钱就好办了,等上了班,咱们也能拿出一部分工资来感谢他,但就怕他看不上这个。”许娅筠凑近许秀秀,压低了声音问,“你说他只带漂亮的姑娘出来,该不是要卖……”

  “那不能够!”许秀秀心里一跳,不知道是害怕还是什么,打断了许娅筠,“昕华,这种话你可别乱说,曾祥他爸就算咱们镇派出所的所长,他姐夫还在县里当官,他们家又不缺钱,哪能干这种缺德事?”

  许娅筠闻声回头,许秀秀正笑眯眯的看着她。大概是山里的水土更养人,许秀秀虽然比不上许昕华的惊人美貌,却也是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小美女,尤其是干净的笑容和无暇的气质,让她看起来更加的清丽可人。

  “我不记得你们的车厢号。”许娅筠模仿许昕华的语气,她知道这个时候的许昕华还没有遭受到生活的磨难,本质上还是个有点傲气有点任性的小姑娘,被人追捧惯了,眉宇间都带着颐气指使的神气。

  许娅筠当然不能百分百还原,不过她们第一次离开家门,踏上陌生的旅途,收敛一些性格是正常的,而且许秀秀也自顾不暇,想来也没那么多心思注意她的改变。

  “就在前面,和你隔了三个车厢而已,很好找的。”许秀秀果然毫无察觉,她说着就有些郁闷,“要是你早点确定要来就好了,那时候一起买票,咱们坐一起也好说说话。现在祥子哥只顾和翠翠说话,都没人理我。”

  听许秀秀再一次提起曾祥,许娅筠心口砰砰直跳,她不但有许昕华的记忆,更听四十岁的许昕华说起过曾经,在许昕华精彩纷呈的前半生里,她所在的时间只是一段微不足道的“经历”,如果说还有比较值得一提的,大概就是此行的终点,也是许昕华那些精彩故事的开篇吧。

  在许昕华现有的记忆里,是这个叫祥子哥的男人在村里主动找到她们,说要带她们去工厂干活,一个月有好几百块工资,她和另外两个女孩就一块跟着出来了。虽然都说是同乡,许昕华只跟眼前这个叫许秀秀的女孩关系好一些,她们是一个村的人,曾祥和另外一个叫翠翠的女孩都是邻村的。

返回首页返回首页